在油罐車混裝事件后,山東的兩個品牌默默做了幾十年的事情,終于被更多人看見。這兩個品牌分別是青島啤酒和山東魯花。 青島啤酒作為中國最早的啤酒品牌之一,已經有100多年的歷史。在油罐車混裝事件發生后,青島啤酒的品牌形象受到了一定的影響。但是,青島啤酒并沒有因此而氣餒,而是繼續堅持自己的品質和創新。他們投入大量資金進行技術研發,提高產品的品質和口感,贏得了消費者的認可。此外,青島啤酒還積極參與社會公益活動,為社會做出貢獻。 山東魯花則是一家有著60多年歷史的食用油品牌。在油罐車混裝事件發生后,魯花也受到了一定的影響。但是,魯花并沒有因此而放棄,而是繼續堅持自己的品質和創新。他們采用先進的生產工藝和嚴格的質量控制,確保產品的質量和安全。此外,魯花還積極參與社會公益活動,為社會做出貢獻。 這兩個品牌的故事告訴我們,無論遇到什么困難和挑戰,只要我們堅持自己的品質和創新,就一定能夠贏得市場和消費者的認可。同時,我們也應該積極參與社會公益活動,為社會做出貢獻。只有這樣,我們的品牌才能夠走得更遠,更長久。

參考以下文章來源:

油罐車混裝事件后,倆山東品牌默默做了幾十年的事,被更多人看見

“油罐車事件引發關注,山東品牌默默付出三十年” 消費者 山東省 第1張

齊魯晚報-齊魯壹點

關注

確定不再關注此人嗎

“油罐車事件引發關注,山東品牌默默付出三十年” 消費者 山東省 第3張

記者 蔡宇丹

1.

油罐車混裝事件還在繼續發酵,隨著國務院聯合調查組介入調查,網上對涉事車輛的軌跡追蹤,越來越多的品牌卷入其中,關于食用油行業的各種料被挖出來。在新京報、財新、等國內權威媒體報道中,公眾不光知道了煤制油、毛油這些行話,也了解了這些事實真相——

要把油灌車洗干凈,需要用堿水仔細清洗,單次洗罐成本少則三五百,多則八九百。目前,油罐車運費降至200元每噸左右,運價越來越低,洗車錢誰出?

而食用油企業利潤越來越低。根據中糧集團官網數據,2020年-2023年,中糧集團利潤率從3.88%降至3.06%。

中國食用油行業市占率最高的益海嘉里旗下上市公司金龍魚財報看,2024年一季度,金龍魚凈利潤率1.41%;2023年,金龍魚凈利潤率僅為1.11%。

消費層面,電商低價大戰中,米面油和9.9元抽紙這些老百姓剛需產品成了促銷主力。

中糧集團旗下的香雪面粉,在京東面粉品類常年保持銷量Top1,5KG規格從最高價原29.9元,加上平時促銷,香雪面粉全年均價保持在22元左右,再常態化降價到19.9元;2023年京東年貨節,5KG香雪餃子粉到手價打到15.9元。

電商價格戰越來越卷,在這個低價競爭的產業鏈條中,平臺把壓力傳導到廠家,大廠靠供應鏈降本增效勉力支撐,小廠家為抗住降價壓力,偷工減料成為必然選擇。

都是吃到嘴里的東西,消費者的眼睛是雪亮的。在中國消費市場K型分化的曲線中,評論區里一種聲音逐漸放大:寧愿貴一點,也要品質和安全。

電商平臺看似制定了偏向消費者的規則,比如“不滿意就退貨”、“僅退款”等來保證消費者利益。但是,用規則和算法就能保證消費者免受假冒偽劣侵害嗎?

看評論、看購買量,如今已成為很多消費者決定是否下單的關鍵指標。但有了“500萬+條評論,99%好評”,就是被消費者“蓋章驗證”過的安全產品了嗎?

在界面新聞的報道中,一位不具姓名的食品企業質量管理部門人員對記者稱,食用油里是否混雜了煤制油,技術層面比較難監控,檢測層面也很難檢查出來,主要是食用油量大,稀釋了附著的煤制油。

微信公眾號葉檀財經的《油》一文提出這樣一個觀點,“在利益面前,在盈利空間消耗殆盡面前,人性經不起考驗,而失去經濟性的地方,人人為了生存掙扎的行業,恐怕才是安全隱患最大的地方”。

2.

對于葉檀財經的觀點,評論區有網友進行了反駁:類似的事2005年就有媒體曝光過。那么,在貨運行業賺錢的10年前,他們洗了嗎?答案也是沒洗。說到底,是監管不到位,違法成本低。

一滴花生油的質量監管,從將花生種到地里,對土壤、對水分的監測就已經開始了,之后涉及多個環節,前端的輔料采購、中間加工環節、后期運輸、儲運、上架銷售等,最終才抵達終端消費者。

這么多環節,哪一個環節監管不到位,就可能出問題。這次油罐車混裝事件還是由專業調查記者揭露出來的,普通消費者看購買量,看評論是看不出什么名堂的。

那么,類似隱患還有多少?

從國務院食安辦成立的聯合調查組陣容來看,涉及發改委、公安部、交通運輸部、市場監管總局、國家糧食和儲備局等多個部門,這從一個側面反映出食用油安全監管成本很高。

什么是最好的監管?有效的監管?

此次,從魯花自證清白中可以看到,除了食用油運輸車的“三不原則”外,魯花在質量管控上建立起了一套嚴密體系——

2019年以來,魯花已發展10萬多畝高油酸花生良種繁育基地,建立了1000多萬畝花生種植原料基地。

為管控每一批花生,魯花斥巨資引進全球最先進的花生綜合檢測儀。進入魯花的原料,加工時都有詳細跟蹤記錄,確保每一批次都可以溯源。

連瓶蓋、紙箱等,魯花都要自己做,用最好的料。

大品牌能夠做到自律,因為他們很明白,食品安全一旦出現問題,遭遇消費者投訴,一個辛辛苦苦做的品牌很容易毀于一旦。2008年,乳品行業爆發的三聚氰胺事件就是長鳴的警鐘。

這樣巨大的風險成本,比任何監管都管用,但還是出了油罐車混裝事件。

所以,很多食品大牌企業一個共同選擇就是,搞全產業鏈,將產業鏈每一個環節都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。

3.

說一說入選首批“好品山東”的糧食品牌中裕。

位于黃河三角洲的中裕食品,年加工小麥120萬噸,位列全國小麥主食品加工企業第二位,生產10大類600多種產品,榮獲山東省省長質量獎。

這么一個龐大加工量,一個食品加工企業,一個品牌商如何保證產業鏈最上游的糧食種植安全?這是一個極端耗費人力物力,成本極大的事。

通過“五金模式”——土地流轉有租金,產業幫扶有扶金,訂單種植有訂金,投資入股有股金,進廠務工有薪金,讓進入中裕生態圈的種植農戶享有利益,農民畝均增收15%以上。

正是在這樣一個“共同富?!钡臋C制保障下,中裕食品才能將自家制定的一套“綠色循環”理念切切實實在產業鏈每個環節貫徹下去,打造了一個全國最長、最完整的小麥全產業鏈。

中裕食品用“資源力”和“生態力”來解讀構建良好產業生態,建立起小麥全產業鏈高質量發展體系這件事。

用魯花品牌創始人孫孟全的話來講,就是做生意首先要講良心,要愛給自己供應原料的農民、愛消費者、愛天下人,這樣才能把生意做大、做長久。

讓產業鏈的每一個環節都有利可圖,一榮俱榮,一損俱損,大家才不敢做違法亂紀的事,這其實是最淺顯的經濟學原理。

這也應了管仲的話——倉稟實而知禮節,衣食足而知榮辱。民不足而可治者,自古及今,未之嘗聞。

當整個行業生態被低價破壞,越是不賺錢,越要摳成本,越會出現各種奇葩的事。而低價競爭帶來的后遺癥,對行業生態的破壞,就像癌細胞一樣,以各種表征侵犯到身體各個器官,到最后,你想打板子,都不知道打誰身上好。

油罐車混裝事件發酵到今天,網上熱點又轉換了,很多網友開始在網上曬“平替”——自煉豬油大法。但社會畢竟是講分工的,糧油食品行業在這次事件后如何吸取教訓,查漏補缺才是關鍵。

透過現象看本質,糧油行業究竟做的是一門什么生意?

“面粉這個行業,利潤都是一分一分賺來的?!边@是2022年7月,記者在菏澤東明五得利生產基地采訪時,工廠負責人這樣說。

米面糧油,民生剛需,這個行業必須存在一定過剩,才能保證供給老百姓的商品價格不貴;同時,這個賽道賺辛苦錢,還必須干良心活,保證食品安全是底線。

這就形成了糧油生意的底層邏輯——要在這個行業長久立足,既要有成本管控能力,又要有強大品控能力,這是核心競爭力;必須規?;拍軘偙〕杀?,制造環節必須智能化才能堵住各種人為因素造成的紕漏。

作為全國最大面粉加工企業,五得利年加工小麥165萬噸。在五得利東明工廠,投資上億配備了瑞士布勒公司生產的智能化生產線,整個面粉加工過程全程無人化。

五得利通過面粉的定制生產增加產品價值。中裕加工一噸小麥,可以生產出面粉、掛面、谷朊粉、特級食用酒精、膳食纖維、赤蘚糖醇、蛋白肽等,產品總價值9140元左右,比普通加工產值提高2.5倍,這些企業通過精細化加工,提升小麥的價值。

堅守行業標準,不偷工減料,不搞假冒偽劣,在一個低利潤賽道上玩出好的利潤,是有辦法的,但賽道的玩家必須堅守底線。

有情懷,有敬畏之心,方能守住底線。

在濱州,中裕食品投資建設了黃河三角洲小麥產業館,再現了“中國第一碗面”的故事。

這是2002年,考古工作者在青海的黃河上游發掘有“東方龐貝”之稱的喇家遺址時,發現了一碗倒扣于地的面條遺存——

新石器時代,黃河上游洪水突發,氏族部落人群驚慌逃生之際,將一碗正在吃的面條打翻在地。

“中國第一碗面”,展現了中華民族延續了4000年多年的面條文化。它也提醒所有食品企業——

民以食為天,舉案三尺有神明。

新聞線索報料通道:應用市場下載“齊魯壹點”APP,或搜索微信小程序“齊魯壹點”,全省800位記者在線等你來報料!

發布于:山東